网站地图
热门搜索: 更多

重为国器的陶瓷艺术该何处去呢

来源:博山山头同利陶瓷厂 更新时间:2016-12-06 点击率:
  “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。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,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,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。”--《牡丹亭》
  “昆曲之雅,正在于它来源于中国文人的趣味与情怀。好比这唱腔,曲随韵行,韵随曲转,哪怕这一个字的唱法,字头字腹字尾,都在曲中交代得清清楚楚,这般雅致,这般趣味,也就出来了。古人学唱有一法,可以从极细微处开始发声,甚至心浮气躁的人,都听不见这唱,是怎么开始的,这跟宋瓷的气韵有些相应。”
  “中国文化中,除开功名利禄的儒家入世法,能立得住、走得远,且与中国的艺术精神更密切的,都在释道二家。”瞿小松如是说开。那时瞿小松正在中国音乐学院的阶梯教室里,进行音乐纵横三人谈的第五讲,《艺术的雅与俗》。进门时,大屏幕上正唱《牡丹亭》,婉转清雅,点滴韵白。这题目,正合我对陶瓷艺术的心思。中国陶瓷艺术的历史,发展至今天,随着大的文化环境的变迁,正如艾未未所言,同样进入到一种“多重标准,多重价值观”的时代。
  “我其实对瓷器,是个彻底的外行,而对瓷器忽有感悟,是因为去台北故宫博物院,看过宋青瓷之后。心中忽然就有些透亮了,原来,瓷器之美,竟然是这般的动人心魄!我只对宋青瓷情有独钟,其他的比如珐琅彩、斗彩,我是不喜欢的,我一贯对过于华丽的东西不喜欢,另一类好的瓷器,就是青花瓷。好比今天的题目,《艺术的雅与俗》,什么是雅?什么是俗?其实没有一个一刀切的标准,正好像君子与小人一样,谁是君子?谁都是君子,可内里就不一样了。宋瓷之美,正在于它的雅致、含蓄、道家有一句话叫`和其光、同其尘',宋瓷多一点的是`和其光',而青花瓷,则是`同其尘'多一点,都有拙中见巧、朴中见妙的东西。就是那开片,其实也是含蓄而内敛的,这个是功夫。”
  今人之价值标准,要么都在钱眼里翻滚,一件某某元青花在拍卖市场上,又卖出了天价,于是,人们便也就聒噪起来,见着这青花瓶罐,便啧啧称赞一番,奈何都是些陈辞滥调,好比佛门所言,尽是在名相上打转转,未见得真性半点分;要么,就在技术上纠缠,若跳刀的功夫好,便仅此一门,就要搬弄好些时日,若画工了得,便仅此一门持以自重。而器型胎质若干,孤求古法,却呆看了这泥火之术的美妙所在,将将落于皮囊之上。
Copyright © 2015-2016 博山山头同利陶瓷厂 版权所有